來自一個藝術家的悼念



Peter 的辦公室裡有一張桌子,一只椅子,裡面一張紙、一本書和電話都沒有。二十八年的館長,越做越輕鬆。

和 Peter 談〈遠行〉方案,五分鐘內他即拍板:「這個計劃我們一定做。」

〈遠行〉掛好後,Peter 一進展廳入口,說:「我操!」當他走到畫中的松樹林的前面,他流下了眼淚,對策展人講以後這個展廳都要放一流的文物,否則會被這件作品「吃掉」。

藝術家是寂寞的。遇到這樣的館長,他能提醒你在千年歷史內並不是孤獨的,你幹得好!

謹以這幅〈遠行〉的小草稿,紀念我們一起走過的這段旅程,送 Peter 一路好走。只要我們還想起他,他就永遠與我們一起。





蔡國強






Peter Marzio,休士頓美術館館長,1943-2010

Advertisements
%d bloggers like this: